今天的塞浦路斯是大风天气。我向外看着海,蓝色的地中海上刮着风,一些人在玩风筝冲浪。他们都迎风而上,以相同的倾斜角度来来回回,风为其提供方向和速度,他们不时会在海浪上到处颠簸。了解风向的最简单方式就是观察海面泡沫的方向以及海浪本身的方向。一切看起来都非常正常,人们看起来非常享受愉快时光,他们知道将去往何处以及如何回到海滨。一些人看起来更专业,而有一些人是新手,想要成为专业人士。在这个过程中有章法可循,从而达成目的。

在欧洲零售外汇行业中,规律性和稳定性较低,因为监管变革不断发生。行业几乎每周都面临新的监管、限制、禁令。今天你还在法国为一个业务拓展岗位对应聘者进行面试,明天你就发现在那创建业务是完全不可能的。不久后,你会对比利时、西班牙、土耳其、爱尔兰等地区有同样的看法。

这就像你和朋友去踢足球,而5分钟之后却突然改成了曲棍球,之后是网球,最终你完全失去了专注度。在这样的环境下,谁能做出战略决策呢?

在针对零售外汇和差价合约业务的最大杠杆和其他关键因素方面,目前我们都在等待英国FCA最终的决定、方式、时间和适用对象。英国FCA的决定将不仅影响英国和欧盟经纪商,最终还将影响其他地区的市场,因为其他监管机构倾向于跟随FCA的指引。
过去几周,我们已经看到大量CySEC监管的经纪商降低针对资深零售客户的最大杠杆,从1:500下调到1:200-1:300。仍提供1:500的经纪商已经将此类信息从首页中删除。总的来看这是好消息,因其限制了非专业小规模客户的过度热情。

交易者究竟想要什么类型的杠杆?

当我们真正在商品期货和期货期权市场上交易时,可用杠杆大多数1:15-1:30。记得七年前我们转移到外汇经纪业务时,我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完全理解1:500的杠杆意味着什么。现在我思考关于宇宙尽头的谎言时,也有类似的感觉。

本周我在一些规模较大的欧洲零售外汇经纪商中开展的一项快速调查,结果显示90%以上的零售交易账户使用经纪商提供的最大杠杆(在大多数情况下是1:400-1:500)。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经纪商设定的最初杠杆是1:50,客户仍需要将杠杆提高到最大水平。
身处欧洲受监管经纪商的零售客户群体中,你可能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杠杆政策和其他条件总是不断改变。这对客户的盈利能力带来负面影响,因为他们需要不断调整风险管理方式和交易策略。这带来很大压力。

客户对更高杠杆的需求背后的逻辑是,他们想要提高盈利潜力。大多数零售外汇客户拥有的可投资资金有限,这意味着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无法满足受严格监管的股票、期货和期权经纪商的最低入金要求。因此他们转向杠杆化外汇和差价合约经纪商,这些经纪商的最低入金要求通常很低,交易者可以创建更大的仓位,如果决策正确可获取高额利润。当然,可以长期做出正确决策的交易者很少,不仅外汇交易者如此,股票、期货和期权交易者也不例外。市场非常复杂,交易是最困难的工作之一。

在金融领域,零售外汇经纪行业是最具竞争力的行业之一,全球3000-4000家经纪商跨境争夺相同的客户,很显然经纪商想要提供客户需要的杠杆。我从未看到受监管的欧盟经纪商强迫客户采用高杠杆——这是自愿的。

当你把无知和杠杆结合在一起,你将获得一些非常有意思的结果。——沃伦巴菲特

当我们通过Armada Markets运营零售外汇经纪业务时,我想到了一个案例。2014年10月份,我们决定大幅下调所有瑞郎货币对的最高杠杆。3个月后,欧元瑞郎闪跌。我们的客户在欧元瑞郎多单上有400手左右的未平仓头寸,他们已经持有相关头寸几个月的时间,因为瑞士央行1.2000的汇率限制坚定地提供保护。我们下调杠杆后,这些未平仓头寸有95%被客户关闭,他们选择离开。有意思的是,欧元瑞郎的汇率限制刚被解除,该货币对就暴跌,这些客户都明白,实际上我们使其免受大额亏损,他们最终都回来了。
经纪商大幅下调最大杠杆时,将会损失一些客户,留下的客户的交易量也将减少,因为他们无法创建更大头寸。
今年2月份,土耳其监管机构资本市场委员会将针对小规模零售客户的最大杠杆下调到1:10。土耳其资本市场委员会实施相关举措之前并未与本地市场参与者进行任何广泛讨论,而这些市场参与者在土耳其雇员数量达到6000-7000人。一些土耳其经纪商现在已经关闭了业务,而之前使用受当地监管机构监管的本地经纪商服务的土耳其客户现在大多数将资产从土耳其银行转移到国外经纪商的银行账户,这些国外经纪商可以为其提供与之前土耳其经纪商相同的最大杠杆。因此,土耳其经纪商失去了业务,土耳其客户失去了本地支持和本地监管保护,绝大多数全球经纪商可以告诉你,最近几个月,他们的土耳其业务大幅增长。我仍不明白土耳其监管机构此举的原因。我将继续思考。

杠杆下调重要吗?

零售客户和经纪商对适度的杠杆变动并不过度敏感。如果一个客户与经纪商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总体上来说喜欢该经纪商的服务,他之前拥有1:500的杠杆,现在也能够接受1:200到1:300的杠杆。很有可能因为他将面临更小的风险,他的客户生命周期以及获得更多经验的时间将更长。这样,可能成功的概率就上升。实现双赢。

说明这一点的一个关键因素是“长期关系”。客户的忠诚度越高,经纪商的服务就越好,客户与经纪商的关系就越持久。目前提供高入金奖励的经纪商或者是拥有很高的营销预算,或者是非常贪婪,提供较差的服务质量(例如较大的价差、较低的执行率、较高的佣金)。
我们都知道,最近在受监管市场,奖金方式已经被禁止,因此这些客户留在之前选定经纪商的动力已经消失。这种情况已经严重影响了受监管的二元期权经纪商。如果欧洲所有外汇和差价合约产品的最大杠杆将逐渐下调,将会发生什么情况?

我的假设是,如果欧洲的最大杠杆降至1:200-1:300,那么未来几年,规模较大、服务水平优异、资本雄厚的外汇和差价合约经纪商将获得更多业务,他们可能不仅能够弥补因为杠杆下调而导致的短期收入下降损失,而且甚至可能比现在的规模更大。

现在寻找声誉良好、资本雄厚的经纪商,成为他们的客户、雇员或业务合作伙伴,你将获得安全。上面的杠杆场景是三赢形势。对于拥有长期业务视角的负责任的经纪商、拥有较长生命周期且风险较低的客户、监管机构来说,因为只有强劲且完全合规的经纪商才能留在行业中。最根本的是,未来几年,我们将看到零售外汇和差价合约经纪行业变得更加成熟,当然参与者也会减少。

现在,如果欧洲监管机构(特别是英国FCA)将针对零售客户的最大杠杆下调至1:50-1:100之后,70-80%的现有欧洲中小规模受监管外汇和差价合约经纪商将在未来1到2年内退出。监管机构必须记住这一点,因为监管机构还必须保护终端客免受重大货币风险,因为杠杆的突然调整将给所有市场参与者的盈利能力带来突然性的影响,其中一些可能面临偿付危机。我认为,这是一些欧洲市场的欧盟监管机构最为忽视的风险,在这些市场上,经纪商和客户都高度集中。在我的上篇文章中,我已经撰写了关于进入并购市场寻找买家或战略投资人的经纪商增多的问题。这个过程已经在过去几周愈演愈烈。

我想要提醒各位,观察2015年7月后波兰的形势,当时最大杠杆从1:500降至1:100。一些本地经纪商决定退出行业,而仍留在波兰的经纪商收入也大幅减少。部分相关数据已经公开。大量波兰客户现在已经从波兰经纪商转移到离岸经纪商。

如果欧洲实施1:50-1:100的最大杠杆,那么明智之举是,寻找目前拥有重大非欧洲业务且已经或计划实现非外汇产品多元化的经纪商。另外,我认为规模较大资本雄厚的欧洲市场参与者应该做的不错,尽管一些可能需要削减成本,以适应短期收入下降的情况。
真的很难想象,大量普通的外汇经纪商将能够实现业务多元化,提供股票、期货、期权,因为一些交易者已经针对这些工具进行交易,这些交易者的投资组合与普通外汇交易者完全不同。这些交易者在销售、营销、客服方面寻找完全不同的服务方式,当然是在他们的本土。

敬请期待更多!在Tickmill进行交易

风险提示:损失可能超过本金